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全球抗疫进行时 日本:居家办公潮中的喜与忧

2020-07-25

  【全球抗疫进行时】

  截至7月22日,日本当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98例,累计确诊27026例,累计死亡988例。近一周来,日本新增感染新冠肺炎人数创新高。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15日下午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宣布把疫情警戒级别调升至4级中的最高级,意味着“感染正在扩大”,并表示基于当前疫情状况,应发布“感染扩大警报”。

  疫情蔓延,加强防控,对日本企业运转以及员工的工作方式也产生了较大影响。众所周知,日本社会较为传统,特别是日本企业文化更是相对保守。在很多企业看来,远程办公、居家办公在日本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而让所有员工参加面对面的会议才是企业的营运之道。但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员工的健康、政府的压力让一些公司开始转变观念。

  居家办公好处不少

  在日本疫情暴发初期,许多大企业便已经开始鼓励员工采取居家办公的方式,以规避感染风险。在日本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后,绝大多数有条件的企业都要求员工减少出勤,在家工作。

  日本员工起初居家办公时,绝大多数人都感受到了这一新工作方式带来的好处。相关调查显示,日本民众认为,居家办公有以下几点优势:一是降低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二是减少通勤压力,把更多时间用于其他活动;三是在家比在办公室更容易集中精力;四是减少与同事或在会议上进行无意义的谈话;五是身体和精神都更充满活力;六是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而对于公司而言,节省了水电开支,降低了运营成本,越大的公司,节省的成本越大。

  据日媒报道,新冠肺炎疫情不断蔓延后,日本国内实施限制外出的措施,日本明治安田生命保险公司日前就这类措施带来的养育子女的意识变化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显示,在日本限制民众外出期间,有45.4%的受访男性回答“陪孩子玩的时间增加了”,多数表示“能更积极地照顾孩子了”,“和孩子的亲情加深了”。

  交通津贴变“在家办公补贴”

  随着5月份日本政府宣布解除紧急事态宣言,日本民众的生活也趋于正常。但是,日本企业似乎尝到了让员工居家办公的甜头,仍然鼓励员工在家工作。此外,据日媒报道,日本政府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中,与社会保障和劳动领域相关的草案表示,受疫情影响,要确立居家办公制度,要设立具体的数值目标。草案强调:“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而推行的居家办公制度催生出新的工作方式,并使企业员工的工作和生活获得新的平衡,政府将最大限度地发挥这两者的优势。”

  据悉,日本科技公司富士通本月上旬宣布,为了配合现时的新常态,推出“轮班工作制”计划,集团8万名员工将实行远程工作。富士通还推行弹性工作制,原则上所有员工都无须受核心工作时间(弹性工作制中职工必须全员出勤的那段时间)的限制。由于通勤职员的减少,富士通计划到2022年将公司在日本国内办公室的面积减少一半。作为代替,公司将倾向于使用小型办公室作为展示产品以及与顾客商谈的场所,这些小型办公室将是开放式的,不指定特定席位,所有的座位都可以自由使用。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可减省50%的办公室空间。同时,集团将停发交通津贴,改为向员工提供每月5000日元的电话费、电费、燃气费以及购买仪器等“在家办公补贴”。

  七成女性感觉压力增大

  日本社会中居家办公的情况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长,也给民众带来了一些困扰。调查显示,目前日本职场中在家办公的比例占到20%至30%,而无论是在家办公还是出勤办公的民众,都感到了不安和孤独。一是担心非面对面的交流难以察觉对方的心情,二是担心上司和同事认为自己偷懒,三是担心无法得到上司公平公正的评价,四是担心出勤同事的业务负担会增加。而居家办公的领导的不安比一般员工更严重,在他们的不安中,排在前三位的是:难以了解工作的进展情况,非面对面交流难以察觉对方的心情,感觉难以交流。

  出勤者对居家办公者的疑问和不满也很多,而且相当苛刻。最大的疑虑和不满是“感觉工作可能会偷懒”,其次为“感觉难以交流”,“怀疑是否进行了公平公正的人事评价”,“感觉不公平”等。调查发现,居家办公者的比例越高,出勤者对居家办公者的疑虑和不满越严重。这表明,如果公司里既有居家办公者也有出勤者,无论比例各占多少,都很难减轻居家办公者和出勤者双方的不安、疑虑及不满。

  此外,随着日本民众在家时间逐渐变长,日媒称这对女性也造成了影响。今年5月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七成女性都出现了压力增大的现象,家务负担增加被认为是原因之一。这项调查以300名年龄在20~49岁的男女为对象,他们的家庭中都有学龄前的孩子。由于人们在家时间增长,约有一半男性回答称“压力大增”或“感觉压力增加了”,而作出相同回答的女性远超男性。

  日媒总体认为,在疫情影响下,虽然有越来越多的公司认同了居家办公这种工作方式,但似乎也有必要重新调整对家庭事务的分工。

  (本报东京7月22日电 本报驻东京记者 张冠楠)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